Coloray

你好!很高兴认识你~

杂食向。不吃腐。主乙女。副BG。常年混迹于日圈和欧美圈

写文自娱自乐,不接受批评谢谢
(意见可以:D)(更新很慢,但一定会有)

主:漫威、刀剑、HP、各种欧美圈

副:逆水寒、楚留香、阴阳师

当审神者突然失明后,刀剑们――②

(设定的是食物中毒,并没有生命危险(* ̄︶ ̄*))

烛台切光宗
       对你来说,现在的处境太糟了!你的第二队伍突然遭受到敌人的攻击,烛台切光忠为了保护你而受伤,因此你们也和其他刀刃走散了。
       他受了很重的伤,更别提护你了,你把他暂时安置在一个隐蔽的小山洞里,自己出去找些应急的草药。
       终于,在天快亮的时候找到了一些有用的药草,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捣药杵,只能你自己想办法,可是……你记得药研和你说过,这种草药会造成暂时性失明……
       你把它带回他藏身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 这时光宗已经醒了,他自己解开了衣服,白色的衬衫上都是已经干涸的血渍,他健硕胸膛上的伤口触目惊心,有的还淌着血迹,皮肉向外翻着。
       你鼻头一酸,强忍住泪水坐在他身边,心疼的帮他理了理头发。
       他意识到你的目光,将身上的伤口盖住,痞笑着说“真是难受……这样就不能保持帅气了啊”
      你把草药放在一旁,在他惊讶的目光中,把他的上半身扒了个精光,然后脱下自己的羽织给他披上。
      “说什么傻话呢……你的衣服会和伤口黏住的,你先穿我这个”你走向外面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去把草药捣碎,你先休息下!”
       他愣了愣,朝你微微一笑,金色的眸子里流光溢彩,好看极了,也不知道你以后还看不看的到。
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找到小溪,你趁着天刚亮,就着溪水把药草放入口中咀嚼,然后吐出来用叶子包好,就急忙跑回去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你把药草上好,然后把他已经不能穿的白衬衫撕成条状包扎好了之后,眼睛几乎已经看不清他了,这一瞬间,对于黑暗的未知恐惧爬满了全身。
      你不想让他担心,自己用手摸索着石壁靠下来,然后故作镇定的说“快睡吧!你先好好休息……”
      你感觉他移动到了你身边,然而黑暗中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看不到。
       你感觉到他的头靠在了你的肩膀上,宽大的羽织盖住了你们两人。
       “如果不是我……你也不会受伤的……”你握住他的手说。
       “如果我在您身边却让您受伤了,那我可就一点也不帅气了啊”他蹭了蹭你的脖子,下意识的握紧了你颤抖的手。
       他突然反应过来,惊讶地看着你,你不知道的是,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黑暗的恐惧,你全身都在微微颤抖。
       “主人……你很冷吗?”
       “没……没有啊”
        他依旧固执的看着你,然后被你的眼睛吸引了注意力,平时活泼灵动的琥珀色眼睛现在死气沉沉的,犹如一潭死水一般,没有聚焦的望着前方。他试探性的挥了挥手,你却没有任何反应,“光宗,我真的不冷……”
     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轻轻把你揽进他的怀里,你有些惊讶,却又不敢乱动。
      “那草药……有副作用对不对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你鼻头有些酸,手紧紧地攥住他的衣角,把头埋在他的胸前。
      你感觉到他的手放在你的头上,轻声说“……笨蛋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……”
      “……我一定要救你的”
       他突然没有说话,把你抱得更紧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 “主人……我爱你”

(还好没什么性命之忧,不然他要自责死了~)

膝丸
       在你看来,他的眼里只有两件事物,兄长和你,你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他们关系真的很好……好到你有点妒忌了……只有一点点而已!
       某天,你坐在膝丸身边看着他忙忙碌碌的样子,他在准备中秋节的礼物吧,你想。突然,你心中顿生有了一个想法――
       你拍了拍自己的脸,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!
       你看准时机,突然大叫一声,弓起身子捂住双眼,做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膝丸马上放下手里的活到你身边,担心的询问你“主人您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 你顺势扑进他怀里,靠在他的胸前,双手捂住眼睛轻轻啜泣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眼睛好疼……”你松开手,呆呆地说“我……好像……看不见你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他抱着你的手僵住了,像坠入冰窖一样,动弹不得。
       你稍微有些负罪感,你用余光看到他震惊的样子,有些对他感到抱歉。
       他反应过来,心急如焚的说“我去找药研!”
       你心头一急,拉住他的手,“你多陪陪我就好!我希望我恢复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”你机智的回答。
       他愣了愣,转身抱住你,你甚至可以感觉的到他身体的颤抖。
       你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眨巴眨巴眼睛,缓解一下太久没眨眼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 于是,接下来的几天,都是他寸步不离的跟在你身边,包括吃饭睡觉,哦对了,还有洗澡……
       虽然被吃了不少豆腐,但是你只知道,如果他知道你是装的……后果可能会很惨……
       直到某一天,你终于告诉了他,出乎意料之外,他很平静,你甚至以为他会激动的哭出来的。
      他说,其实他在第二天就知道了,原因是因为他看到了晚上你爬起来自己去了厕所……
      你抱住他的腰,把头埋在他胸前,向他撒娇“我以后不会在这样做了好不好?我错了(><)”
      “你错哪儿了?”他双手捏着你的脸蛋。
      “吾不该便你――”你的脸被他揉捏,连说话都吐字不清了。
      “不对,你不该怀疑你在我心中的地位……”他抱住你,把头埋在你的发间“对于我来说,兄长是我世间唯一的亲人,他让我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孤独。但是,你是这世间我唯一爱的人,是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女人,我希望我能永远守护你们――”
       你忍不住眼泪,哭了出来,打湿了他的衣襟。
       “诶!!你……你别哭啊……我……”膝丸慌乱的帮你擦眼泪,手忙脚乱的样子终于让你笑出了声。

评论(2)
热度(23)

© Colora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