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oray

你好!很高兴认识你~

杂食向。不吃腐。主乙女。副BG。常年混迹于日圈和欧美圈

写文自娱自乐,不接受批评谢谢
(意见可以:D)(更新很慢,但一定会有)

主:漫威、刀剑、HP、各种欧美圈

副:逆水寒、楚留香、阴阳师

『刀剑×你』 当你变成灵魂状态假死时,刀剑们―― (没什么剧情,就是突然想到:P)


鹤丸国永
       毫无预兆地,正在与鹤丸国永打闹的你突然一头栽倒在地,随即,你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   他摸着你渐渐冰冷的身体,颤抖的抱住你,一改平日里嬉笑的样子,他满脸都是悲伤和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 你站在他身边,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――因为,你看到躺在鹤丸怀里的女生,就是你自己!

       他轻轻摸着“你”的脸颊,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主,你在跟我开玩笑对吧,你只是睡着了对吧?”

       你走到他面前,试图替他擦拭滴落的眼泪。然而并没有什么用,你的手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,就算你想拥抱他,大声呼唤他的名字,他也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 “主,你赢了好吗?快起来啦,别玩了……”他轻轻的说。

       你绝望的跌坐在地上,眼泪无声的滑落下来,变成零散的星尘消失干净。

       你看着躺在他怀里的自己,苍白的面容宁静安详,除了没有呼吸,一切都跟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 “鹤丸……对不起”你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,也许是害怕以后他一个人走下去,也许是约定的承诺不会在实现了,也许……是他做的团子你再也吃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   你感觉到自己身体要消失了,因为你可以透过手掌看到了他的银发,还是那么好看,像冬天的雪一样纯洁耀眼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好黑啊……你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你的脖颈处,滚烫滚烫的,带着感情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 你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,他把头埋在你的脖颈处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”你嘶哑着声音说,“我做了个梦……”
      

和泉守兼定

       你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你房间外的走廊上,外面是窸窸窣窣的雨滴声,还夹杂着一些树叶的私语。

       为什么会躺在外面?你站起来顺着走廊前行,你想去看看你的近侍刀――和泉守兼定。

       说巧不巧,迎面而来的那个浅葱色羽织的男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   你高兴的笑了笑,踮起脚朝他挥挥手,“兼桑~”

       他向你走过来,面无表情,眼睛里充满着血丝,甚至都没有看你一眼,直直地经过你身边,你只感觉到了他的发丝绕过手指的感觉,转身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   “真是的……干嘛不理我!”

       你嘀咕一句赶紧跟上他,一路上不管你怎么跟他搭话,怎么叫他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顾着往前走,步伐很急,有几次你险些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   你有些生气,伸手想抓住他的手,然而……你的手径直地穿过了他的身体,隐没其中,然后随着他的步伐走动又重新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 你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,大脑一片空白,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   障子门被打开的声音把你的思绪拉了回来,你愣了愣,那不是你自己的房间吗?

       你走进看,发现好多刀剑都跪坐在你房间内,除了不久前你派去远征的。

       你走进去,这才发现大家脸上的泪痕,你声音有些颤抖,“大家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 然而没有人理你,除了短刀们低低的啜泣声以外,安静的要命。

       你看向兼定,他背对着你,从后面看好像抱着某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 看清他怀里的女人的脸的一瞬间,你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,随后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――那个女人,是你自己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可能?我明明站在这里啊?”你试图触碰兼定,却总是穿过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……其实已经……死了吗?”你自嘲的笑了笑,难怪他看不到你,难怪你会在走廊醒来,难怪……

       你想帮他抹去泪水,自己却不受控制的流泪。你很心疼,因为你只能看着你最爱的人痛苦却无能为力,连对他说一句“我就在这呀”的话,他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  兼定紧紧地抱着“你”,长发挡住了他的脸,他一定很伤心,你想。

      突然,你看到自己周围的淡淡星光升起,心里顿时生出一阵恐惧感。

      我要走了吗?你看了眼兼定,走过去轻轻抱住他――尽管你的手依旧会穿过他的身体,尽管他不会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你消失了。仿佛睡了很久一样,你再次睁开眼时,外界的光芒刺痛了你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 记忆慢慢回到头脑中,你回忆了一下,露出一个如释负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呀……幸好是梦……”
  
       你瞄到远处走进的浅葱色身影,渐渐与梦中重合。

       你不顾一切地冲向他,扑进他的怀里,巨大的冲击让你们跌坐在地,你趴在他的胸口,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 “主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我想你了”

数珠丸恒次

       你很好奇他听到你的死讯是什么反应,你坐在柜子上,看着加州清光向他诉说着现实。

       你死了,毫无预兆的,现在你不过是一缕幽魂,没有实体,这你知道。

       从之前的震惊和不敢相信到麻木,你知道你每天看着刀剑们痛苦的神情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   唯一能看到你的人貌似只有清光,所以你让他配合你一下,还好清光的演技还可以。毕竟,你真的想知道你在恒次心里是怎样一个存在。

       出乎意料的,他还是闭着眼睛,只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 没有你想象的那样,会失态,会失声痛哭,会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多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 心里一阵苦涩,你有些说不出的失望,在他心里,我就那么微不足道吗?你想。

       一旁的清光担心的瞄了你一眼,你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   清光走后,你跟着他来到了放置你身体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你静静的躺在那儿,黑发披散在周围,与你苍白病态的脸庞形成对比,一丝生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 你还那么年轻,却喜欢了一个不在乎你的人,你看着“自己”想到,真是悲情啊。

      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,你看到恒次坐到了“你”身边,细心的替你理好头发,掖好被角,仿佛你只是半夜不小心踢掉了被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 “笨蛋,我都已经死了……”你眼睛酸酸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 出乎意料之外的,他躺在“你”身边,双手把“你”抱在怀里,他乌黑的长发与你交织在一起,分不清谁是谁的。

       你有些惊讶,他在干嘛?这不像他会做的事啊,跟死掉的人睡觉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……”他笑着说,眼泪滴落在被褥上,却砸的你的心千穿百孔。

       “恒次……”你试图把手放在他的手心,却理所当然的不会成功。

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耳边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,你看着他的脸庞,凑到他的耳边――“我爱你”

       眼泪模糊了你的视线,你低头擦拭,却没看到他坐起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 “主,我也……爱你”

       你愣住了,下意识的抬头,恍惚间你好像看到了他的瞳孔颜色……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好看,像人们常说的那种星辰大海。

       再看时,又仿佛是幻觉一场。
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看得见我吗?”

       他罕见的笑了,“当然,从一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你有些生气,嘟了嘟嘴,“怪不得听到我死了一点反应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他突然凑近你,然后你的嘴唇碰到了一个软软的触感,像你喜欢吃的布丁一样甜腻。

       他吻开了你的泪水“时间不早了,快回去你的身体吧”

       你看到你身体慢慢消散在空中,甜甜的笑了笑,
      “嗯!”

评论(1)
热度(48)

© Coloray | Powered by LOFTER